广州浪奇“尝鲜” 工业护肤品前景难料

 新闻资讯     |      2019-11-26 17:09

  日前,广州市浪奇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州浪奇”)宣布将工业护肤品等列入研发计划。近年来,广州浪奇洗衣类产品在线上线下表现并不尽如人意。这被业内人士看做是一次“尝鲜”举措,旨在通过工业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不过,如今国内市场对于工业认知有限,政策方面也存在不确定性。因此,工业护肤品可能是广州浪奇市场突围的一次创新,亦可能是探索新路上的一次碰壁。

  近日,广州浪奇发布关于工业在日用化学品领域应用项目进展的公告称,确定将含叶提取物的洗手液、沐浴液、护肤品等产品列入新产品研发计划。

  公告称,广州浪奇已自主研发含叶提取物的沐浴液、洗手液、洗发水、洁面慕斯、免洗泡泡洗手液等多款产品配方。其中,含叶提取物的护肤品配方及包装处于开发阶段;含叶提取物的沐浴液、洗手液、洗发水、洁面慕斯和免洗泡泡洗手液五款产品已经完成了性能测试、稳定性测试,基础配方已经确定,正在进行调香和包装设计工作。

  广州浪奇在公告中表示,下一步工作将对含叶提取物的沐浴液和洗手液进行试制品的配制,并按非特殊用途化妆品备案规定进行送检;对含叶提取物的新产品整体配方定型并实现批量生产。

  对于工业的功效,广州浪奇指出,工业中提取的二酚为非成瘾性成分,消炎效用高,可改善痤疮、湿疹和牛皮癣等皮肤炎症,而种子制成的籽油具有消炎、保湿、抗氧化等功效。

  目前,业内普遍认为,提取物化妆品将会成为消费升级下中高端护肤产品的一个崭新概念,籽油作为洗涤护肤品的高端油脂抗氧化抗衰老效果较好,但是相对于其他高端护肤油脂,优势不大。

  不过,有研发专家表示,“叶提取物特别是二酚全谱油有助于解决抗生素和糖皮质激素违法添加到祛痘产品的老大难问题”。

  《中国药理学通报》中《工业与毒品的区别及利用价值》文献显示,工业是指四氢酚,即THC的含量,而非二酚即CBD成分,低于3g·kg-1的为工业。同时据研究显示,THC低于3g·kg-1的,不显示精神活性,即未恶意提纯THC的工业不具致幻性。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4月,广州浪奇宣布布局工业。然而,发布公告当天,广州浪奇就收到了深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公司说明开展工业业务的必要性等问题。

  彼时,广州浪奇回复时称,开拓工业领域有利于广州浪奇抓住产业发展机遇,开拓新的利润增长点,提升盈利能力。

  北京商业经济学会常务副会长赖阳指出,这是广州浪奇必须要做的探索。在已有企业进行工业探索的情况下,广州浪奇作为有研发实力的企业一定要跟进,否则会被快速变革的行业淘汰。

  业内人士表示,广州浪奇寄希望于工业,来实现市场突围,因为其原有的洗衣类产品已无法在市场中保持优势。

  广州浪奇天猫旗舰店显示,销量最高的薰衣草除螨洗衣液月销超过7000单,同为洗衣液品类的蓝月亮,其最高销量达到月销55万单。在线下,广州浪奇的产品鲜有踪影。北京商报记者走访发现,多家超市渠道已不再销售广州浪奇的产品。

  “近年来广州浪奇的业绩并不稳定,广州浪奇希望工业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以维持业绩稳定也是情理之中。”业内人士称。数据显示,广州浪奇2018年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329.22万元,同比下滑16.71%;2019年上半年的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下滑0.26%。

  赖阳表示,目前护肤和洗护领域已经开始进入价格战,而工业在国内还处于探索阶段,属于蓝海领域,广州浪奇如果可以率先销售工业化妆品,就可以跳出传统行业的价格战,获得更多的利润。

  事实上,被认为是蓝海领域的工业提取物护肤品确实有广阔的市场前景。广州浪奇曾表示,国外含籽油和二酚的护肤品已在市场上市销售,2017年全球二酚护肤品市场规模将近3.7亿美元,2019年市场规模将达到6.45亿美元。

  目前,工业制品用作洗化产品配方在国外已有先例。雅诗兰黛旗下品牌悦木之源和丝芙兰合作推出了一款含有油的面膜,名为“Hello Calms”,主要功效是可以帮助使用者缓解情绪,并减轻感官压力。

  不过,工业提取物作洗护用品未来发展还需要面临重重“考验”。联合国发布的《经1972年议定书修正的1961年麻醉品单一公约》显示,工业种植的用途限定于纤维质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均被排除在外。

  经济学家宋清辉表示,我国作为成员国,用于化妆品用途的工业生产程序一定程度上还受国家管控,因此提取二酚时,企业仍需按照毒品的管制要求进行申请。此外,我国工业品种的二酚含量普遍偏低,种植机械化程度低,人力成本偏高,而生产中对二酚的提纯技术上仍有欠缺,导致提纯成本高。

  广州浪奇表示,二酚尚不在“已使用化妆品原料目录2015版”中,按照规定二酚不允许直接使用在化妆品配方中,因此相关化妆品应用尚不能通过审批,而相关原材料列入目录的时间也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

  赖阳称,销售渠道也是推进工业相关护肤品的难题。“此类产品能否进入原有的销售渠道、是否需要特殊的销售渠道和销售标识也是广州浪奇需要考虑的问题。”